• 听罗振宇讲“社群经济”的逻辑
  • 类别:网红技能 发布时间:2017-01-20 14:59
  • 工业社会的逻辑是规模化,做饮料就要做可口可乐,把一罐汽水卖到全世界,因为规模才能产生效能,这是工业的基本规律。但未来商业的增长方式会出现变化。

    以日本的HelloKitty为例,它不可能卖给所有人,只有特定年龄、特定文化的女孩才喜欢。但HelloKitty不仅卖小猫,还卖授权给很多产品,这是一种内生型增长。有一个词叫范围经济,就是先划定范围,然后在范围内靠多品种实现增值,这个逻辑是工业社会所不理解的。

    《罗辑思维》的实质是基于互联网的社群。社群关键不在于有多少人,而在于影响力度有多大。李宇春粉丝会的核心会员并不多,但个个能为她出力。如果我们现在放开招,招10万人没问题,但是我们不愿意,因为现在我们也在探索这个社团该怎么玩,如果玩不好,小群体的成本还低一点。

    工业社会在未来十年内就会全面终结,只不过很多人意识不到这种摧毁性的力量正在地平面上崛起。未来的竞争不是同行竞争,而是跨界混搭穿越竞争。为什么小米毛利那么高?因为它把传统包袱全扔了,不需要渠道铺货、不需要给渠道商回款、不需要设维修网点,通过互联网把交易成本拉到最低。做了十几年手机的老牌企业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  一群人团结起来占其他人便宜

    一旦一群人聚集起来,他们就会产生占便宜的能力,这就是商业利益的来源。最简单比如做团购,我们都可以做得成,因为我有10万人,这本来就是商业模式。我不信任品牌,媒体捧出来的品牌毫无意义,但是我信任朋友的推荐,推荐和信任将构成未来互联网社会的基本组织形态,因为交流的成本越来越低。

    人家凑几千人玩团购,我凑10万会员玩“团要”,上次向乐视要了10台大电视、20台电视盒子,最近又跟黄太吉要了10万份煎饼果子,一分钱不给,白拿。商家送完一回还求着我们再送一回,对他们来说这就是营销。

    乐视跟我合作,得到四样东西:第一,曝光渠道,我的影响力范围达到100万人,能大大提高产品曝光度;第二,人格背书,这是罗胖子认可的产品,相当于给他们做阶段性的形象代言人;第三,慈善意义,支持《罗辑思维》相当于捐赠一个知识社区。更奇妙的是我们制造了稀缺性,传统的抽奖活动人人都有机会,现在我们明告诉你,你们没机会,谁让你们两百块钱没交呢。乐视送我们几万块钱的电视,一石四鸟,当然愿意了。一群人团结起来占其他人的便宜,这就是社群的逻辑。

    很多大组织都在考虑互联网怎么转型,转型的第一件先把自己做小,小到一个人格或者一个人格体,因此在未来世界做自己几乎是唯一的选择。

    玩的不是粉丝经济,只是挑对人

    未来商业的核动力到底是什么?小米用粉丝经济驱动一个传统行业,这个事情至少作为一个先例,已经成功了。所以,对于《罗辑思维》的运用,我们突然明白,价值可能不在我身上,过去说粉丝经济的话是不对的。我在团队中立了规矩,永远不要提粉丝这个词。只说用户,会员,朋友,伙伴,没有粉丝。因为粉丝就是中心化,对偶像的崇拜。

    在社群经济驱动的过程中,我们反推过,主动去和大众进行切磋,在新浪微博上最重要的任务,就是“骂”走一些人,从社会公众中把自己切割开来。在大众传播时代,让所有的人混同,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正在对社会进行分割。大量的社会社群,自我划定疆界,就像韩寒的粉丝和郭敬明的粉丝永远也搞不到一起去。

    未来的商业可能是一个小而美的逻辑,而不是一个用户量支撑的大众逻辑。所以我们立即宣布,《罗辑思维》未来的会员,最多发展10万个,而且这不是商业模式。

    第一次我们只发5千个号,第二次征收会员的时候,就开放24小时,只许用微信支付。我们真正意图是用这三个手段把对的人挑出来。

    首先,愿意捐点钱的人,是真爱我们的人。我们定一般的会员每年收费200元,铁杆会员收1200元。背后的逻辑,把我们需要的人找到。

    为什么一定要用微信支付?是需要你为我们行动一次。当时绝大部分的人,还没有微信支付,既然你愿意加入,就做一个麻烦的举动。为什么只开放24小时,因为我们只要天天一直听《罗辑思维》微信语音的人,攒着几期听的,那可能会错过。

    用社群的方法挑对的人,然后“期待”产生奇妙的结果。很多第二次入会的人说你们应该做怎样的服务呢?我说没有会员服务,就期待用系列的玩法设置,让会员自己去找。有一个人直接做了《罗辑思维》的葡萄干,在淘宝店上开始卖,有直接挂出来《罗辑思维》的青年旅社,包括一些读书会,咖啡馆等等。按过去工业时代思维来看,这都是对《罗辑思维》品牌的侵权,但是我们的策略就是让他们去弄。官方层面,我们只保留一个,如果你去骗人,会受到谴责,因为我们有提前承诺。事实上我们在等,看这个花园可以里长出什么东西。

    我们推出《罗辑思维》的“天使小雏苗”,如果你有本事做一桌美极了的饭,我们帮你众筹,10个人,每人收500元。接下来我们可不可以帮助一些有手艺的个人完成微创作呢?到最后我们可能会变成社会化企业,就是作为平台本身并不盈利,但是它帮所有接入这个平台的人,完成个人的创业,到最后很可能演化成一个新时代的小型交易所。

    日前,腾讯召集我演讲,怎么做新媒体。我讲完后,他们觉得没有参考价值,说我是不可复制的。我说对,那怎么办呢?给你们一句心法口诀,叫“临行喝妈一口奶”。

    他们所置身的那些大组织,在互联网冲击下,都在飘摇,身处其中的人该用一种什么样的姿态来立身呢?就是利用现在的组织给你提供的资源,做一件让整个市场都看见的事,完成个人在原组织中的崛起,这也是对你现任老板最负责的做法。

    社群的价值在于运营

    现在的世界充满不确定性,各种因素随机组合,机遇、勤奋、忍耐、关系链,恰好配对了,一朵花就开了,此外没有任何标准能够确定谁成谁败。所以重复创业者反而吃香,因为他经历过反复失败,解除了很多不确定性。

    我认为,现在几个因素容易组合出成功配方。

    第一是小,只做点,不再试图做线和面,商业空间也很大。

    第二是连接,你判断未来互联网的生意就看他是阻碍了连接还是促进了连接,谁阻碍连接就不得好死,谁促进连接就将拥有一切。比如说GoogleGlass就是个好产品,因为它让人随时随地在线。马云怕微信也是这道理,微信会吸掉一切。

    第三点是通过连接形成社群。社群的价值在于运营,一群人聚集起来之后可能是乌合之众,也可能做成大事,最重要的是干什么。明确知道把这群人聚起来要干什么,比如做基金、做风投,甚至可能去做互联网金融。不能光把人聚一块就完了,是打麻将还是下象棋,取决于决策者。


  • 标签:
请勿发布广告
返回顶部